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悠遠歷史

保甸:沉寂在茶馬古道上的文化古鎮

本文來源:普洱日報  作者:包忠華  時間:2014/11/4 10:40:05  點擊數:

我的家鄉保甸,名字很特別,網上查了,沒有同名的,保甸的名字來歷也有幾個版本。我個人提出一種新的解釋,“保”字是甲骨文象形文字,用手抱孩子形,是保護、擁有的意思;“甸”字為郊外的“王田也”。保甸(含文冒村)壩子有國土面積4.7平方公里,是景東縣的第三大壩子,也是無量山以西,瀾滄江東岸最大的壩子,唐時為南詔國屬地。保甸距離大理公路不到300公里,人走茶馬古道只要3天時間,也許保甸是專門給古大理國或南詔國種田而得名的。

保甸現可查最早的文字史料《明實錄·英宗正統實錄》七卷:“宣德十年七月丙申……設云南景東府保甸巡檢司,置巡檢一員,從土官知府陶瓚等奏請也。”保甸巡檢司設立于1435年(即宣德十年),管轄范圍為無量山以西,瀾滄江以東的今漫灣、林街、曼等、景福、大朝山及鎮沅的里崴、勐大等地區。保甸巡檢為正九品,首任巡檢為俄陶第四代玄孫陶暹。保甸巡檢一直由陶暹后代子孫世襲,明清兩朝共世襲了十八代,末代巡檢陶元品于被杜文秀領導的回民起義軍所殺。保甸巡檢司共存在了四百二十多年的歷史,保甸隸屬景東,也是景東文化底蘊比較厚重的地方之一。從民國之后稱保甸區,1958年建立保甸人民公社。1961年將林街從保甸劃出,保甸公社改為安樂公社,政府駐地從保甸街遷往安樂街。1975年因安樂街地質滑坡,政府駐地又回遷往保甸街,1983年復名保甸公社,1984年撤公社為區公社。由于建設國家重點工程漫灣電站,1988年區改鎮,成立漫灣鎮,鎮政府遷往岔山。從此保甸也就降為村委會一級了。

保甸歷史悠久,三千多年前,保甸人的祖先就繁衍生息在這塊神奇而又充滿活力的土地上。雖然沒有留下久遠的文字記載,但從文物考古的角度來還原一個別樣的保甸。文物普查發現在距離保甸30多公里的馬鹿田、20多公里的安樂街發現新石器遺址,離保甸10公里左右的林街丙況及新發現的大道場、白頭地等新石器遺址,為瀾滄江沿岸古代先民聚落址,是瀾滄江流域早期人類活動的歷史見證,對研究當地人類早期歷史活動、社會文化、經濟生活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在保甸壩子附近瀾滄江沿岸的村寨多以布朗族為主,如江口、慢邊、新寨、大樹、陶家等小組,這些布朗族就是3000多年前使用新石器的古代先民后裔。至于保甸壩子由于被陶氏統治、盤踞了四百多年,所以形成了以彝族、漢族、回族、布朗族等多民族聚集的壩子。

人類最早利用、栽培茶葉是生活在瀾滄江流域的古代濮人,古代濮人包括今天的佤族、布朗族、德昂族等民族。在瀾滄江流域的無量山、哀牢山等地區,植物種類繁多,是“世界茶源”的核心區域。在距離保甸15公里左右的漫灣村上部四個村習慣叫作中山箐,有一個叫啊娘嘬的村莊,處于無量山邊緣地帶,海拔1800米左右,生長著幾百株古茶樹,茶樹大多種植在房前屋后,其中李樹偉家房后的那株被稱為“蛟龍出海”的大茶樹,樹高11.7米,根部最大徑圍2.74米,是目前普洱市發現最大的栽培型古茶樹,樹齡在1200年以上,每年可加工普洱茶5公斤左右,成為單株普洱茶收藏中的珍品。保甸上空在抗日戰爭時有一條航空線經過,1944年4月的一天中午,美國“飛虎隊”的一架運輸機不幸被日機擊中,墜毀中山箐,機組人員全部犧牲,并長眠于此。

瀾滄江發源于青藏高原,大江的中游從南向北流入普洱市和臨滄市,成為是兩市的界江,當流入瀾滄縣時來了個近60度大轉灣,變成由西向東北方向奔流而去,從瀾滄縣與景谷縣、思茅區之間穿過,再緩緩流入景洪市,出國后稱湄公河,成為一條著名的國際河流。

由于山脈、江河等地域的原因,景谷、鎮沅、景東縣在瀾滄江東岸的廣大地區,對外交通就形成了兩個主要方向,一個方向到達景東、普洱府,一個方向順瀾滄江東岸形成一條被人們忽視的“瀾滄江東岸茶馬古道”,即從景谷縣的半坡—永平—民樂—到鎮沅縣振太—勐大—里崴—景東縣芹菜塘—古里—林街—保甸—安樂—安召—進入大理州南澗縣沙樂—巍山,歸入“滇藏茶馬大道”。這條古道上每天往來數百匹的馬幫,馱運著茶葉、食鹽、布匹等物資,“山澗鈴響馬幫來,馬放南山炊煙起”是當時的寫照。這條古道無論是在南詔國時的銀生節度府,還是明清時期的陶府,都是一條重要的經濟、文化、政治、軍事交流的重要通道。特別是設立保甸巡檢司后為了高效的管理、控制這條交通要道,不斷擴寬、修繕了古道,還修建了很多古橋、驛站,沿途每個丫口都種植大樹,成為一道一道風景。“瀾滄江東岸茶馬古道”也成為歷代官府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

菩提樹又名阿里多羅,印度菩提樹,思維樹,畢缽羅樹等,原產印度、緬甸、斯里蘭卡。是古日耳曼民族的一種神圣植物,充滿了歷史與傳奇。菩提樹似乎天生就與佛教淵源頗深。

說來很有意思,在保甸有非常多的菩提樹,有幾株還是普洱市境內發現比較古老的。最大一株是在保甸街頭,最大徑圍9.35米,第二大的在我的家下面300米左右,最大徑圍 8.9米,該有上千年的樹齡了,都生長在原來的茶馬古道上,供行人休息。也許這里是佛教最早傳入銀生節度府的地區之一。保甸村有一個叫得果寺小組的地方,傳說很久很久以前,一個游僧來到保甸,菩薩顯靈,修成正果,就選擇了這個地方建寺廟,起名“得果寺”。人們不知道寺廟具體建于何時,解放前寺廟還在,只是非常破敗凋零,今天能見到的只是幾棵蒼老的古樹下,還有一口古井。

保甸巡檢司為振興當地文風,發展保甸文化,于道光十一年(1831年),在保甸的文冒村后山上修建保甸振文塔,塔高12.6米,塔底長、寬各2.5米。塔用石料支砌而成,共十層,一至九層四方形。一層正北方向麒麟浮雕頂部石框上提有“振文塔”的塔名,兩邊刻有“巍峨振玘文明筆,安固堅培翰墨風”對聯。保甸振文塔成為景東三塔之一,1986年正式公布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2013公布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書院的出現始于唐代,其主要職能是掌校刊經籍、征集遺書、辯明字章等,但到明清時期,已演變成科舉考試的預備學校。雍正十二年(1735年)建成保甸“保和書院”,城北“開南書院”、安定“興文書院”、大街“興隆書院”是景東同時期存在的四個書院之一,也是當時西區唯一的書院。直到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在林街清真寺創辦了“麟鳳書院”。在整個明清時期實行科舉制度的440多年間,景東一共只有3人考中進士。雖然沒有文字記錄劉體舒、劉崐2位進士曾經就讀于哪個書院,但從屬地和距離方面判斷,“保和書院”應該是他們的母校之一。

劉體舒,字云巖,生年不詳,卒于1851年。曼等村洼子人。劉體舒自幼聰穎,飽讀詩書,文滿鄉野。于道光八年(1828年)鄉試中第三名舉人。也就是“振文塔”建成后的第二年,道光十三年(1833年)中壬辰科進士,成為景東考中進士的第一人。欽點進士后封發直隸順德府廣宗縣任知縣,后分別任廣西省思恩知府和潯州知府。1851年,廣西以洪秀全和楊清秀為首的“太平天國起義”暴發,劉體舒率眾部奮力抵抗,后被太平軍抓獲,死而不降,服毒自殺。民國《景東縣志稿》載“潯州城破被擄,供張甚備,舒終不屈,仰藥而死”。咸豐帝聞奏后,恤贈太仆寺卿。

劉崐,號韞齋,字玉昆,清嘉慶十五年(1808年)三月十七日生,光緒十三年(1887)卒于湖南省長沙市,是清末年間著名的歷史人物,是同治皇帝老師。曼等村洼子人。道光八年(1832)十九歲優貢生,道光十二年(1832)鄉試中第二名舉人,道光二十一年中進士,二甲十六名,選翰林院庶吉士。先后擔任翰林學院侍講學士、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兵部右侍郞、戶部右侍郞、工部右侍郞、會試讀卷官、國史館副總裁、經筵講官。咸豐十一年因肅順等黨援案被牽聯革職,后又啟用為太常寺少卿、太仆寺卿、江南正考官,后遷升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郞,署順天府尹,加任文淵閣直閣事,五十七歲時授湖南巡撫。

劉體舒為劉崐的叔叔,他們都是是景東人的驕傲,也是云南的知名人物。劉氏家族人才輩出,這與保甸淵源密切。歷史上曼等屬保甸巡檢司管轄,直到民國時期,曼等仍然屬于保甸區,五段中的第五段。劉崐的家族是從保甸遷到曼等的。據劉世和《劉姓家譜》載:劉姓第九代劉必貢由景東衛城劉家溝取道安定,經無量山移居保甸公邊地尹家塘(村)。劉必貢和其妻楊氏去世后合葬在尹家塘家宅不遠處。后來劉必貢兒子劉耀宗將家從保甸尹家村遷到了曼等洼子村,原因據劉世和的說法,“因勢孤力薄,被土著他族排斥”。劉體舒為劉姓第十二代,劉崐為劉姓第十三代。

尹家村是一個地勢比較平整的地方,像是一只鳳凰的頭冠,尹家村與“得果寺”同處一個山梁,“得果寺”就像騎在鳳凰的背上。解放時尹家村有2戶人家,現在是4戶,與我家住的凹子村在集體化時是都屬于公邊地生產隊,中間只隔一條尹家箐,直線距離300米左右。

傳說,劉家發達后,請高人算,考察了各代祖墳,最后說是尹家塘的老祖墳發的,就重修了祖墳,可惜在破四舊時把大墳石頭給拆去建生產隊的倉庫房了,如今只有一個亂石堆。劉家在十多年間出了兩個進士,這讓每況日下的陶府族人很嫉妒,同時還聽說在尹家村、楊尚村一帶要出陶府控制不住的能人。就專門請人做了法事,在振文塔下面,以修繕之名悄悄埋入一對童男童女,當地的放牛人還聽到小孩的哀哭聲。還在保甸街到回營村的保甸河上架了一座弓形風雨橋,叫“花橋”,在1978年被洪水沖走。因為振文塔—花橋—尹家村—楊尚村基本在一條線上,當地流傳一句諺語:“振文塔是箭,花橋是弓,一箭到尹家村和楊尚村。”

之后幾十年,劉家也沒有再出大人物。劉家知道后,在尹家塘祖墳旁邊的豎起一“圍桿”,遙對振文塔,進行抵抗,俗稱“破法”。所謂“圍桿”,就是豎起高約5米,粗為20×20厘米的石柱,在石柱中間安放了6個似斗的石頭,也是破四舊時給毀了。

尹家村和楊尚村這兩個看似風水寶地的地方,還真是沒有出個比生產隊長更大一級的“官”。后來公邊地、楊尚村雖然出了六、七個科級干部,但這些人還真是居住在“箭”射不到的地方。

保甸由于土地肥沃,地勢平坦,成為“王田”的地方;因為地處茶馬古道咽喉,成為無量山以西最大的古鎮。如今古鎮、古道、古橋都已經不復存在,只有那古塔、古樹、古井還在訴說曾經的輝煌。還有民間流傳的各種傳奇故事,把我帶回美麗的“鄉愁”。(此文參選了者吉忠編著的《漫話漫灣》)(包忠華 文/圖)

被稱為“蛟龍出海”的大茶樹,樹高11.7米,根部最大徑圍2.74米,是目前普洱市發現最大的栽培型古茶樹,樹齡在1200年以上。

本文來源:普洱日報

 

上一篇: 一花引來百花開 百花齊放春滿園 下一篇: “貓屎咖啡”亮相普洱

1000炮金蟾捕鱼机 2017广州彩票大奖 海南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预测258 胜分差什么意思 快乐飞艇官网 四川时时走试图 美拍博主赚钱 香港麻将技巧 诈金花游戏那个 万森彩票苹果 熊猫四川麻将作弊神器 老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双色球胆拖玩法 2017电脑挂机赚钱软件排行 体育彩票售票点赚钱不 22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