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先鋒時評

【原創推薦】脫貧攻堅進行時

本文來源:  作者:大山  時間:2018/5/30 10:05:53  點擊數:

三月的景谷,陽光璀璨,百花齊放。山坡上的春茶,紛紛際市;梯田中的小麥,“鐵牛”正在收割;苗床上的煙苗,爭先恐后的下地;田間里的秧苗,期盼著易地喬遷;還有那些盛掛在樹枝上紅透了小臉的咖啡豆,等待著耕耘者收獲。

我家鄉的三月,是醉人和迷人相互交織的三月,是充滿希望和收獲的三月。

這天,我和往日一樣。一早起來,習慣性地用電磁爐煮了一碗面條,加上兩個自家飼養的土雞生產的土雞蛋,當作早點吃了。然后,用暖里山泉水泡了一杯自己生產的咖啡。坐在家里的走廊上,面對著坐落在我家東邊的村民委員會大院,一邊喝著熱騰騰的咖啡一邊聆聽著村委會大啦叭播出的新聞。心里記著大啦叭講述的政策和故事,眼睛看著村委會的干部們忙來忙去。

太陽出來了,陽光照在我的身上,這個時間,是我每天下地干活的時候了。然而,這天的陽光格外的溫暖,就像是熱乎到了我的心里。這天,我多享受了一會兒陽光。

就在這時,一輛不常見的小型客車開進村委會大院。車剛停穩,車門開了,從車里下來一群人。我好奇地看著那輛車和那些人。他們個個精神抖擻,十分精干。他們中間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衣服,看上去很標致得體,左前胸佩戴著一枚紅色的徽章,那枚徽章在初升的陽光照映下,散發出耀眼奪目的金光。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前胸的那枚徽章,上下掂量著那個人的品位,傾心地觀察著那些人。只見那位大個子男子一邊講著話一邊用手指著村委會對面的村莊,看他好像是一位指揮官;有一位身穿謎彩衣服,腳穿高筒黑色皮鞋的小伙子,不停地向對面村莊眺望,看他好像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偵查員,更像是一位百戰不殆的戰斗員;那位佩戴著小眼鏡的姑娘,英姿颯爽,伶牙俐齒,性格外向,舉止大方,看他好像是一位戰地宣傳員,也像是政策講解員;還有那個剪著小平頭,抱著小皮包的中年男子,十分穩重,好像是一個領導的秘書,也像是一位一絲不茍的統計員;還有幾位精神抖擻的年輕人也把目光集中到那個村莊,看那氣勢是要去打一場偉大的戰役;旁邊還站著一個帶“油肚”的小哥,手上拎著一個漲鼓鼓的行旅包,左手不停地拍打著他的小“油肚”,看他像是一位經驗十足的后勤部長。

我不知道他們來村里是干什么的?但是,我十分清楚,我們村有史以來,從來就沒有來過這樣整齊而很有氣質的“隊伍”。

正在我尋思瞎想間,一輛墨綠色的皮卡車駛進村委會大門,平穩地停在那些人旁邊,車廂里裝滿著密密麻麻的鋼制床架和棉被,還有一些臉盆、水桶和行旅包之類的東西。那些人齊心協力地把車廂里的東西一卸而空,迅速地把它們搬到村委會辦公室二樓房間。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起,是我老婆來電話催我去地里拉咖啡豆。我開車急忙出家,向我家的120畝咖啡地駛去。

當天夜里,他們就住宿在村委會二樓里。

第二天一早,正在我和往日一樣煮著早點的時候,家里來了四個人。引路的是我們村民小組長,其他三位就是前一天來村上住宿的人。我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就在我吃早點之時,他們把我家的住房前后左右、樓上樓下通看了一遍。我泡了一壺咖啡,請他們和我一同品嘗。那位“油肚”小哥看了我吃的早點后,對我說:“哦,大哥,你吃的早點質量高嘛,面條加雞蛋。”我以為他是笑話我。我就漫不經心地回答:“讓你們笑話了,不好意思,我家的人天天就是這樣吃早點呀!每天早上起來,每個人就是一碗面條兩個土雞蛋,然后就是一杯咖啡。農村人嘛,吃的簡單,也習慣了。”

說話間,那位“小平頭”從印著“景谷傣族彝族自治縣駐村扶貧工作隊”字樣的皮包里拿出一疊表格來,放在桌面上。那位胸前佩戴著徽章的大哥向我說明來意,就和我聊起家常來。他們問我家里有幾口人?有幾畝田地?種的什么?養得什么?想發展什么?等等。問得十分細致。我對照著他們提問的內容一項一項地如實作了回答。那個“小平頭”一筆一畫的記錄著;那個“油肚”小哥從提包里拿出一個大皮尺去丈量從我家到村組水泥路的那段泥土路的距離。丈量完畢之后,聲音洪亮地向“小平頭”說:總長度是四十六點六米。“小平頭”從皮包里拿出來一個棕紅色的本子,那個本子書皮上印著金粉字,左上角有一個半心形的圖標,圖標中心寫著“精準扶貧”四個字,最顯眼的是書皮的中下位置,印著金粉字書名“景谷傣族彝族自治縣駐村扶貧工作手冊”。我親眼看著“小平頭”在內頁里清清楚楚地寫著:2018317日早上941記錄,王金保戶,從他家到村組公路的這段泥土路距離是46.6。他還在記錄的開頭處加了一個三角符號。我記得很清楚。

轉眼間,一個小時過去,我們結束了對話。我在“農戶簽字”處寫上自己的姓名,鄭重地按上手印。

他們很有禮貌地向我告辭,走了。向著隔壁老張家走去。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心里在尋思。我家又不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他們問的事情為什么那么細致?會不會有新的扶貧政策可以讓我家也享受?我還是再好好的對照政策瞧瞧,我家會享受到什么樣的扶貧政策?我再仔細地想一想。

去年八、九月的時候,村上搞貧困對象動態管理,開了許多次群眾大會,每一次開會我都是積極參加了。反反復復地評來評去,我家都不在建檔立卡貧困戶之列。說吃的,我家有4畝水田,一年收稻谷3000多斤,我們一家五口人吃不完,還賣了一些,我家咖啡基地里一年要養三、四百只雞,也是吃不完,家里還養了幾頭豬,每年殺一頭年豬,比別人家么,真的是算得上是吃不完了;說穿的,家里人個個有皮衣,尤其是我,前年,去縣上開致富帶頭人大會,老婆專門給我買的那套1260元的大西裝,還有領帶,才穿了兩天,還留著,真是一年四季穿不盡;說住的,我家的住房一樓一底,1980年建蓋的房子,全部是紅毛樹柱子,穿抖房,帶插廈,在寨子里這樣的住房還是第一幢。2014107景谷發生6.6級地震,震掉了幾塊瓦,我才把小土瓦換成石棉瓦的。雖然土坯墻外觀不好看些,但是它還很牢實,比現在的空心磚房牢實多了;說錢,我家有120畝咖啡地,最差的一年也有十多萬元收入,兒子讀大學用去一兩萬元,還剩一些,夠用,再說么,我兒子在大學里還年年搞得獎學金;說醫療,我家人人參加農村醫療保險,吃藥、打針都有政府給予報銷百分之九十,去年我母親去縣中醫院住院16天,用了7896.25元,政府給予報銷了7106.62元,我家才支付了

789.63元,還不足我的抽煙喝酒錢;說養老,我和老婆每年都交納了社保金200元,等到我們滿60歲的時候,國家就會每月發給養老金,這不,國家每月都發給我父親和母親各75元;說用具,大車、小車、摩托車,我家有;冰箱、冰柜、洗衣機、電飯煲、電磁爐,我家也有;太陽能、洗澡室、衛生間,一樣不缺。唉!不用瞎數羅,不用瞎猜想了。一樣都不著邊。也好,做人要爭富,不爭窮,爭窮害羞。

我又喝了一杯咖啡,之后,我收拾起他們座過的那些凳子。開起我的那輛東風小卡車拉咖啡去。這幾天咖啡的價格還算不低,一噸可以賣得8000元左右。

過去幾天,他們都是忙忙碌碌,走村串寨。從早晨到晚上,每天都是夜晚才歸。回到村委會還在干活,燈火不熄。我看在眼里。

我家鄉的三月天,公雞叫的比較早。每一天,我都是隨著公雞早叫聲響起就起床了,也是習慣。不想到,那位前胸佩戴著徽章的大哥也起床得很早。每天早晨,我在家里打掃著衛生,掃地著。他在村委會的院子里比劃著,說是練功,看上去無力;說是練武,也沒有大打出手的動作;就是一左一右的比劃著,不知道他比劃的是什么?我看不懂。

天亮明了,我還是慣例的煮了早點,吃了。然后,悠閑自在地喝著咖啡。這時,站在村委會院子里的那位前胸佩戴著徽章的大哥向我招手。我家距離村委會直線不足五十米,但是走路要繞一個圈。我順著他的手勢走到他身旁。我和他對膝而座,又聊起話來。他一本正經地對我說:“王大哥,你好!幾天前,我們丈量了從你家到村組公路接頭處的那段泥土路的長度,總長是四十六點六米,今年上級安排你們小組搞串戶道路硬化,但是,許多路段寬度不夠,需要做大家的工作,該讓的要讓一讓。你在寨子里是致富帶頭人,群眾最愛聽你的意見,請你幫助做好各家各戶的工作。這是第一。第二是王家寨村民小組要修村組道路,要把現在的泥土路修成水泥路,現在的問題是路面寬度不夠,需要加寬,路過你家咖啡地的那段也要加寬,這樣就要損失到你家的咖啡樹。我們工作組和村委會的同志反復數過了,要挖著你家的咖啡樹81棵。請你理解和支持。還有,就是你妹子家的那塊咖啡地,同樣也要挖著46棵。也請你幫助做做工作。第三是農民的住房問題。這幾天來,我們駐村工作隊員和村、組干部把我們村所有農戶的住房都排查了一遍,到目前為止,全村還有土坯房、空心磚房、老舊住房和石棉瓦房等等之類的民房300多戶,需要修繕。你家的住房也是可能有30多年的歷史了,前幾天,我們去你家的時候認真細致的查看過,雖然屋架還好,但是外墻的土坯已經風化,也是在修繕之列。還有,屋蓋是石棉瓦,也是在更換之列。我們把這類住房修繕和改造稱為住房提升,目的就是要讓所有的農民都住上安全穩固的住房。我們排查出來的這300多戶,凡是愿意修繕和改造的,政府都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助。所以,也請你帶個頭,從你家的住房改造開始,讓其他農戶跟著你做。”

這天,吃晚飯的時候,我把上午在村里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說給老婆聽。想不到的是老婆比我還清楚。我問她那里得來的消息?她對我說:“一呢,我是共產黨員,村上開黨員大會的時候講過了;二呢,前幾天小組里開會也講了。今年以來你不去開會,才忙得苦錢,不關心大事,知道的就比我晚,也比我少了嘛。”接著又說:“我還要告訴你,今年,我們村列為貧困村,縣上派來駐村工作隊,鎮上派來工作組,都是來做脫貧攻堅工作的。現在的脫貧攻堅工作不僅僅局限于建檔立卡貧困戶了,而是全面地推進。要做的項目還多著呢,比如:村組道路、串戶道路要硬化,村民小組要有文化活動室、有公共衛生廁所、有統一堆放垃圾的垃圾池,還要安裝太陽能路燈,等等。這些是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人居環境提升工程’。以后,還要把各家各戶的豬廄統一安排到一處,實現‘人畜分居’。總的來說,就是要把我們農村建設成美麗的鄉村。所以,你剛才說的那些,我全部支持。我倆不用商量了,修房子的事,就從我家開始。我的想法是:屋架保留,把土坯墻拆除,用紅磚砌墻,把石棉瓦換成琉璃瓦,連廚房也一起翻修了。你抽一點時間計劃一下,怎么修?何時開工?錢么,國家一定會補助一點,但是不會多。不夠部分就自己出。這個事就這么定了,沒商量。”說完,她站起身來,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耳朵,洗澡去了。這是她每一次“獨斷”家事之后的舉動。我一直以來都被她征服。

聽了老婆的一席話,我又明白了許多。看來,我這個曾經的致富帶頭人又要有新的名字了。這個名字大概是叫“脫貧攻堅帶頭人”。不過,是否能得到這樣的冠名,還得靠我自己去努力。

 

上一篇: “六個進一步”壓實第一書記肩上... 下一篇: 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

1000炮金蟾捕鱼机